海运费飙涨的起因与应对

海运费飙涨的起因与应对

不少外贸同行最近都有一个很大的烦恼,海运运费正以火箭式疯狂上涨,不断刷新货主三观,用“坐地起价”四字来描述当前的海运报价毫不为过,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我们先回顾下起因。

 

起因

 

在发生疫情的前一年,远洋班轮运输市场极其低迷,

2019年美线海运费大部分时间都跌破成本线,

最低的时候美西海运费在USD1000/40HQ,美东海运费在USD2150/40HQ,

最高位时美西不超过USD1600/40HQ,美东不超过USD2700/40HQ,

船东推涨无力,普遍有撤船减少运力的想法。

 

2020年疫情开始后,航运企业对市场普遍都非常悲观,

一季度海运费继续保持成本线运行,

海运费美西USD1500/40HQ左右,美东USD2700/40HQ左右,与去年同期持平。

2020年4月份开始,随着国内企业纷纷复工,出口货量恢复,

又因为一季度疫情停工积压的订单,货量反而高于去年同期,船东开始爆仓,

随之而来,海运费开始一路上涨,

到2020年12月份,美西海运价格已经上涨至USD4450/40HQ,美东USD6100/40HQ,

突破近十几年的历史最高位,同比2019年增长218%。

一些船东自称,财运来了,门板都挡不住。

 

财运

 

2021年,受到美国经济刺激政策影响,外贸订单不减反增,

又由于国外的疫情仍旧严重,原本下到其他国家的订单都转到了中国,

加之美国疫情影响,物流运转非常缓慢,

船舶靠港时间变长,班轮准班率几乎为零,大批量出现严重的晚开与跳港。

4月份开始,班轮运输出现“一舱难求”的畸形状态,

货主为了出货,开始疯狂地高价买舱位,直接导致二季度海运费直线上升,

美西从USD3900/40HQ涨到了USD11500/40HQ,涨幅接近3倍,

美东从USD5300/40HQ涨到USD14500/40HQ,涨幅接近2.7倍。

 

2020与2021年美西基港走势图

 

2020与2021年美东基港走势图

 

据央视财经频道《正点财经》8月12日报道,

8月10日的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显示,中国、东南亚至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,首次超过了每标箱2万美元。

 

正点财经报道

 

如此荒唐高昂的海运费对外贸企业的影响非常大,

按照5-6W美金一个小柜的货值初步测算下,额外的25%关税,再加上海运费上涨所带来的产品成本增加,已经远远高于本地化采购的价格水平了。

对于一些低货值的产品,物流成本已经接近甚至超过货值,产品没有相对优势,买方弃货的风险也非常大。

网上流传着一张截图,据说有货代公司停止为货值7万美元以下的柜子提供订舱服务。

 

网上流传的截图

 

在上一轮美国增税政策中,买方将一部分增税的压力转嫁到了国内,卖方普遍已经将价格调整至最低,国内生产成本已经基本压缩到极限了,没有更多空间。

由于受到疫情的持续影响,很多国家仍没有恢复正常的生产,美国的订单只能往中国这边下,直接导致中国国内的外贸业务有明显的增加趋势,

出口企业在接单的同时,因为高昂的海运费,却是喜忧参半的心理,

正可谓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海水。

 

喜忧参半

 

面对高额的物流费用,大多数外贸企业自己无法吸收,也无法精准预测,

虽说变通空间有限,犹如戴着镣铐跳舞,但周密思考下,还是可以尝试有所作为的:

 

一、尽可能签订FOB条款,规避运费增长的风险

1、坚持预收一定比例的定金,防止客户取消订单。

一些规模大、级别高的头部企业,可尝试与中信保协商出口前保险,但因为该险种去年赔付非常高,现在中信保做的非常谨慎。

2、装船前尽量收余款,防止货到港后买家弃货。

3、凭提单copy件收余款的,在PI中约定,提单签发日起多少天不付款等同弃货,这样万一在客户弃货时,能迅速获得货权进行处置。

4、生产企业的原材料采购尽量少吃多餐,密切关注客户动态。在FOB条款下,由国外指定船东与货代出运货物,在极度爆仓情况下,指定的船东往往无法获得舱位,外贸企业应尽可能根据实际舱位的供应能力生产货物,以免造成货物的大批量积压,以及仓储费的问题。

 

二、对于CFR、CIF、DDP、DDU条款的订单来说,需要实时关注航运市场,快速应对。

1、针对已经签订好的订单,与客户分享当下舱位与海运费的状况,提供充足的资料,说明实际情况,协商调整物流费用,协商过程中,要说明以实际订到的舱位的实时海运费来结算,否则物流费用谈妥了,在等待舱位过程中运费又涨了。

2、针对未签订的订单,物流费用单独列明并注明有效期,要声明海运费可能随时会增长,过了有效期,运费重新计算。

同时在签订过程中,对运费做一定的预判,留足充分的空间。

在卖方负责物流费用的情况下,外贸企业还需要与货代保持密切沟通,提前订舱,确保货物备妥后能够马上出运,就目前趋势看,越早出运运费越低。

 

三、运费回归理性,可能还有很长的一个过程,外贸企业需要与买方同舟共济,困难的形势下可以让利,但不要把客户拱手相让给别人

1、想办法拿到更低的海运费与保障的舱位,与买方沟通货物的紧急情况。

假如货物不急着出运的,应避开传统的旺季,尽可能在货运相对淡的季节多备货出运,比如选择春节过后的3个月内出货,通常这也是一年之中运价最低的时候。

2、寻找舱位把控度大的一代出运,直接与大型NVOCC谈长期合作,以便获取相对便宜的海运费。

3、假如全年达到一定货量的,可以直接与船东议价签约,去除货代赚取的中间差价,甚至可以谈全价,最大程度的控制运费变化带来的风险。

 

疫情的发展,航运市场的变化,外贸形势的转变,太多的不可控因素掺杂在一起,形成了极其复杂风云诡谲的局面。外贸人应沉着应对,努力化解运费飙涨带来的危机,重新再扬帆起航!

we can do this

近期文章